左耳前传,在线阅读

黎北北就这样在猫猫的生活里消失。猫猫初三的时候,他已经不记得他的生日。只是听说,他总是在换女朋友,黎北北的妈妈在楼道里对着猫猫的妈妈叹气说:“管不了他了,还是像猫猫这样好,又乖又听话哦。” 胡思乱想着,快骑到学校的时候猫猫就看到了等在离校门口不远处的时漆,她低着头把车骑得飞快,可是还是被时漆给抓住车龙头拦了下来。 “让开!”秦猫猫说,“你不要发神经。” “昨晚老罗打电话到我家了。”时漆说。 “啊?讲什么?” “她讲我们本来都有希望直升,可是你现在写了这样的文章,学校会对我们印象不好,所以……” “我真是对不起你。”秦猫猫说,“瞧,我该怎么才能把欠你的还了呢?” “猫猫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时漆说,“我是想你最好还是直升,因为我肯定考得上,要不你到老罗家送点礼,老罗资格老,在学校说话还是挺有份量的。” “你的意思是我肯定考不上?”秦猫猫火冒三丈。 “也不是啊,”时漆急起来,“我是希望我们都能在N中,这样不是很好吗?” “好什么好?”秦猫猫说,“我要走了,给别人看见像什么!” 时漆低声说:“那篇日记我看了。” “你再提那日记我K你。”秦猫猫说完,腿一磴车,骑出老远去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没稳定在教室门口晃悠,见了秦猫猫就做出一幅要哭的样子说:“太感人了,我昨晚把它抄在了我的日记本里哦。” “让开。”秦猫猫说。 没稳定不让:“美女作家,咱们同学三年,什么时候你也写篇日记给我呀?” 秦猫猫咬着牙说:“等你死的时候,我写讣告。” “哇,美女作家你也太狠了吧。” “你再喊一声美女作家试试?” 一向不知死活的没稳定就喊了。 秦猫猫一拳出去,打在没稳定的鼻子上。那一拳很重,血立刻从没稳定的鼻孔里飞溅出来,没稳定一定是眼冒金星,站也站不稳,好在刚刚进来的管妖妖适时地扶了他一把。 “班长打人啊!”管妖妖说,“秦班长你吃错药了?” 秦猫猫想管妖妖说得没错,自己是吃错药了,才会写那样一篇莫名其妙的鬼东西。所以当她再次被老罗请进办公室的时候她也这么说自己。老罗问:“你这些天到底怎么回事?” 秦猫猫板着脸说:“我吃错药了。” 朱老师笑得什么似的:“你这丫头,怎么说话来着?” “初中三年,你是大家的榜样!”老罗说,“怎么快要毕业了却抽起风来了?” “晚节不保。”秦猫猫说。 “再油嘴滑舌!”老罗用力地拍着办公桌。 秦猫猫就哭了。 在办公室哭这种事,秦猫猫从小学一年级从来都没有干过,老罗终于停止了聒噪,还是朱老师同情她,带她去洗了把脸。 黄昏的时候,心情沮丧的秦猫猫把头放到徐豆豆肩上说:“你说,我是不是最近跟什么犯冲啊,怎么老是不顺呢。” “你一直太顺了,好歹也把顺让点给我们呵。”徐豆豆咕咕地笑着说,“眼泪有屁用,哭给谁看啊,指望时漆心疼你呀。” “这个人抹去了。”秦猫猫说,“他压根就瞧不起我。” “是真的?”徐豆豆故意逗她,“说到要做到的哦。” 秦猫猫沉默了。 一周后,直升的名单公布了,出乎大家的意料,最有希望的时漆和秦猫猫都不在名单内,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三个同学。老罗宣布的时候秦猫猫一直用眼睛盯着物理书,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到面无表情,不然,就该给别人看笑话了。 回到家里,忍不住上了好多天没上的QQ,时漆的QQ亮着,秦猫猫知道他在等自己说话,于是说:“对不起,一篇日记毁了你的大好前程。” 时漆过了很久才回:“猫猫,你太过骄傲。” “那又怎样?” “会吃亏的。” “那又怎样??” “没什么。”时漆说,“好好复习吧。” 说完,他的QQ暗了下去。 快要毕业的日子,秦猫猫在班上尽量维持着原样,跟管妖妖吵嘴,和徐豆豆打闹,回答问题的时候正儿八经,复习起来的时候奋不顾身。当然也和时漆讲些毫无所谓的话,但只有猫猫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了。 她给黎北北写信的时候说:“我已经脱胎换骨了。” 黎北北这回总算回信了,他说:“女大十八变,正常的说。” 他并没有提到他自己,秦猫猫只是听黎北北的妈妈说,他已经在一个著名大导演的戏里混到一个男二号的角色了。 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人欢喜有人愁。 秦猫猫心酸地想,再见面的时候,黎北北没准已是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而自己该让黎北北失望了。 中考,秦猫猫考得出人意料之外的一败涂地,拿到成绩的那天她总感觉像是在做梦,班里语文上一百分的有十个人,而语文成绩一向最好的秦猫猫却只拿到了九十八分。平时就差的物理更是考了个落花流水。 总分离N中的录取线,差了2分。 如果上扩招,除了找人,还要交2万。 楼道里,这回是妈妈对着黎北北的妈妈叹气说:“我们家亚南这次是发挥失常,她的成绩我也是知道的,不至于这么差!” 徐豆豆说:“你跟编辑姐姐去要这两万块,要不是她发表了你的文章,你也许明正言顺就直升了哦。” 秦猫猫很努力地笑着,不想让任何人看出她的难过。 时漆说得对,她太骄傲,所以必须付出骄傲的代价。 时漆以全校第一名的总分骄傲地升上了N中,他在QQ上留了很多很多的言给秦猫猫,秦猫猫都硬着心肠没有点开来看,索性把QQ都删掉了。她不要同情,不要安慰,甚至不要理解。以往的一切,抱着那只丑兔子走回家的黄昏,都只是青春最甜美的幻觉,幸福之后,徒留疼痛。 一个人走在夏日闷热的大街上,忽然有人敲她的背。秦猫猫回头,面前一帅哥一靓妹,不认得。 “闷头闷脑的做什么呢?”帅哥问。 那笑容有点熟了,不过依然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你北北哥呀!”帅哥大叫起来说,“猫猫你丢了魂了?” 哦,竟是黎北北。他把手放到旁边美女的肩上说,“我女朋友,安然。” 安然是个很漂亮的北方女生,头发长长的,腿长长的,跟黎北北说话的时候,笑得甜甜的。 “呀。”秦猫猫说,“你像是整过容。” “胡说八道!”黎北北敲秦猫猫头一下说:“郁闷公主,我刚一回家就听说你考砸了?” 秦猫猫扁扁嘴说:“你不回信就算了,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哦,你就是常常给北北写信那个妹妹呀。”安然伸出手说,“认识你很高兴的说。” 看来“的说”是他俩之间的口头禅。 秦猫猫夸张地在牛仔裤上用力地擦擦手,这才和安然相握。握手的时候她看着黎北北,黎北北真的不像黎北北了,他晒得贼黑贼黑,有点像古天乐。 “嘻嘻。”安然笑起来,“小女生我们一起去游泳?” “不去了。”秦猫猫说,“我可不想做电灯泡让黎北北揍我。” 黎北北咧着嘴笑:“还是猫猫了解我。” 转过身秦猫猫就想哭,她居然没认出黎北北来,她幻想过很多次和黎北北重逢的画面,可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 人生多么无奈,纵然是这么熟悉的朋友,有一天也会变得这么陌生。 就是这条街。黎北北曾经牵着她的小手走过。 那时候,猫猫上小学一年级,黎北北上六年级,大家都说,猫猫有哥哥,不可以随便欺负的。黎北北总是做出哥哥的样儿对猫猫说:“要做个好姑娘呵,什么都要拿第一。” 什么都要拿第一。 很多年了,秦猫猫一直为此而奋不顾身地努力着。 可是有一天,她居然会认不出黎北北。 秦猫猫的泪终于流了满脸。 等到哭过的痕迹消除后秦猫猫回到家里,正好接到徐豆豆的电话:“喂,时漆约你出来玩呢。” “好啊。”秦猫猫说,“这回去哪里?” “哦??……以为你会不答应。” “怎么会?考得不好也没什么呀,以后考大学再见分晓喽。” “嘻嘻,你心情这么好,可不可以替我解答内心的谜团。” “你说。” “你还有两大理想到底是什么?” “呵呵,第一,做个好姑娘。”秦猫猫说,“第二,做个快乐的好姑娘。” “什么呀!”徐豆豆显然不满意,“这也算理想?” 但秦猫猫说的真的是真的。这是七岁那年,六年级的黎北北牵着秦猫猫走进小学的大门的时候对秦猫猫说过的话。这些个理想好像太卑微,卑微到不好意思跟别人提起一样。然而 直到今天,秦猫猫才明白,有很多时候,理想往往就是这么简单,要实现,却要穷其一生的努力。 秦猫猫知道自己会继续努力下去,她在今天终于知道,其实没有什么是忘不掉的,过去再美好再刻骨铭心,原来也只是过去。 至于灾难和痛苦,也大抵应该是如此吧。

秦猫猫的过去过去了 N中初三班的班长秦猫猫同学有三大理想。 排名第一的是:做一个出色的巫婆。 徐豆豆一听就骂:“秀逗,这年头,搞封建迷信是要被抓起来的!” “咦?”秦猫猫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文化也没有,这和封建迷信是两回事嘛,你听说过哈利波特被谁抓起来没有?” “那才是两回事嘛!”徐豆豆大喊大叫起来,“你是真实的,哈利波特是虚构的,没文化的人是你才对!” “徐豆豆变态了!”秦猫猫气乎乎地对时漆说,“自从她数学考了个五十八后我看她就开始不对劲了!” “呵呵呵。”时漆温和地笑着问她:“那你另外的两大理想是什么呢?” 秦猫猫看了时漆一眼,很慢很慢地吐出四个字来:“不~告诉~你~” “嘿!”时漆说,“咱俩谁跟谁啊,你还搞得那么神秘?” “你油嘴滑舌地干什么!”秦猫猫很不讲道理很凶地骂道。 时漆不敢说话了,把数学书往她面前一推说:“不是说这里不懂吗?你先做做这两道题试试?” 秦猫猫把食指指头竖起来,再倒下来,直直地对着书面,嘴里念念有词。 时漆奇怪地说:“你干吗?” “看看我的魔法能不能让它自动解出答案!” “天啦!”时漆把书迅速地一合说,“秦猫猫,我看你和徐豆豆没什么两样哦。” 秦猫猫纵声大笑着走开。走到教室门口,她就止住了笑。她当然没有变态什么的,她只是不想做那两道题目,所以才和时漆开这么一个玩笑。时漆是如此美好单纯而向上的好孩子,秦猫猫常常会想,时漆简直就是被自己带“坏”的。 管妖妖飞快地从亲场那头跑过来,喘着气对秦猫猫说:“班头,老罗有请。”说完了,不怀好意地抿着嘴笑了一下。 N中有着全市最好的教学楼,可办公楼却破旧得相当的有水平,二层的小楼,木楼梯,踩上去咯吱咯吱响让你疑心它很快会塌掉。秦猫猫推开老罗的门,小声地喊了一声:“罗老师。” 老罗从作业本里把头抬起来示意她进去,秦猫猫一眼就看到了老罗桌上的那本杂志,她立刻就明白应该是那本杂志惹祸了。那是一本在全国知名度很高的青春杂志的最新一期,杂志的封面上有一行醒目的大字:透明日记之亲爱的时漆。 见秦猫猫走近了,老罗用手指用力地敲着那花花绿绿的封面,恶狠狠地对秦猫猫说:“我需要你的解释!” 秦猫猫咬着手指有些艰难地说:“创作而已啦……” “有名有姓,创作?”老罗提高声音说,“秦亚南你是班长,你有没有想过这篇文章带来的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你简直就是在宣扬早恋有理,你简直让我痛心疾首!” “呀!真是对不起哦。” 天地良心,秦猫猫道歉是真心的,可是老罗却被进一步地激怒了,她说:“你看看你,现在都是什么态度!你还要不要直升了?” 秦猫猫不知道该说啥,眼睛死盯着办公室前面的那堵墙,那里居然贴了一张洗发精的广告画,上面是长发飘飘古怪精灵的周迅。 直升,这是个很敏感的问题。 大家都认为,秦猫猫是最有资格直升的。品学兼优嘛,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好孩子。 可是现在,一篇发在杂志上的文章不得不让老罗重新审视她的得意门生。 “这种东西写来有什么意思?”老罗双手发抖地翻开猫猫的文章,指着文章的最后一句念到:“亲爱的时漆,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大肥婆,你还……要不要我了?你自己听听你自己听听,你像一个中学生该写的文章吗?” “不像。”秦猫猫说,“不过真的是创作,只不过一时兴起借用了他的名字。” “别胡我!什么叫日记?小学一年级你就知道什么叫日记!” “我……”对呀,上面是写着透明日记,可是那是编辑加的啊,秦猫猫欲辩无言。 旁边三班年轻漂亮的朱老师很喜欢猫猫,她过来解围,笑着把杂志接过去看了一会儿,夸猫猫说:“写得不错啊,很流行的小资文学嘛。” “你!”老罗直朝朱老师瞪眼睛。 朱老师连忙笑着说:“不过呢,呵呵,在杂志上公开发表是有些不妥了,我们学校看这本杂志的人还挺多的呢。” “我投着玩的,没想到会发表。”秦猫猫带着委屈继续解释。 “编辑发稿前难道不通知你吗?” “通知了……我当时一高兴,就忘了有影响这回事情了。”秦猫猫说,“不过我用的是笔名,应该不会有多少人知道的吧。” “全校都知道你叫秦猫猫!”老罗把杂志往桌上重重一地甩,没好气地说。“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她唉声叹气着,眉毛都快拧成绳。 一向聪明伶俐的秦猫猫这回也确实是没有了主张,只好抱歉地看着老罗。 “从今天起,你少跟时漆接触!”老罗说,“我要打个电话跟你妈妈好好聊聊。快毕业了,别人不惹事你倒给我惹起事情来了。” “嗯。”秦猫猫低声说。 “去吧,去吧!”老罗无力地朝她挥挥手说,“下午还要考物理。” 秦猫猫如释重负地走出来,时漆在离教学楼不远的小亲场边上站着等她,见她近了,小心翼翼地说:“老罗没把你怎样吧?” “别跟我说话!”秦猫猫朝他喊:“我们从今天起不可以说话!” “啊?”时漆说,“咋了?” “反正你不要理我!”秦猫猫说完就往教室的方向走去。时漆紧跟上来说:“大小姐,你不要这样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要注意影响,”秦猫猫把眼睛眯起来说,“以后有事我们回家发Email。” 时漆还是一幅不明白的样子。秦猫猫把那本杂志往他身上一扔说:“对不起啦,是我闯祸啦。” 说完,猫猫拔腿就跑进教室里去了。 刚坐下来,深海鱼就晃过来对她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校门口报刊亭的杂志被卖光了,大家都想读一读美女作家秦猫猫的日记。” “5555。”秦猫猫欲哭无泪,“消息怎么会传得这么快?” “谁让你想当作家想疯了,活该!” “天地良心。”秦猫猫说,“我当时就想着那稿费了,忘了让编辑改个名字,不然就不会有这种麻烦了!” “财迷!”徐豆豆骂完了不甘心,又加上两个字:“花痴。” 说到这里时漆从外面进来了,他手里捏着那本杂志,没说什么,坐到自己位子上看起书来。

本文由88bifa必发唯一官网发布于文学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左耳前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