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第二十四集

  他回身招呼小环和野狗道人进来。

中土,河阳城外二十里地。 天色渐渐黑了,古道之上的行人也渐渐不见了,时逢乱世,妖魔盛行,虽然说在正道巨擎青云门山脚之下,但谁也说不准会不会突然遇到什么妖魔鬼怪。 谁的命都只有一条,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是爱惜自己性命的,更何况是在那场兽妖浩劫刚刚过去的时候,劫后余生的人们,自然更加珍惜自己。 只是,终究还是有几个身影,很是显眼地走在路上,排头一个老者,道骨仙风,手持着一杆竹竿,上面挂着一块旧布,上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字。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头巾蒙面,女的清秀可爱,虽然天色暗了,但似乎还是专心看着手上一本黑色无字封面的书。 这自然是周一仙、小环和野狗道人一行了。 一路之上,他们拖拖拉拉,周一仙不时就将路人拉到一旁,眉飞色舞胡天胡地乱说上一通,小环和野狗道人自然也是看不过眼,只是那些被他拉去算命的人,却当真如周一仙先前所说的,被他算过命之后,个个精神为之大震,付钱之后似乎重燃生机,开开心心地离去了。 到了后来,周一仙银子赚得饱了,小环却已经根本懒得管了,只管自己看书。这一段日子以来,小环对鬼先生那日留下的这本记载诡异鬼道秘术的书,竟然是越来越着迷,非但是休息的时候常看,便是平常走路的时候,也手不释卷,此刻天色已暗,她却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的样子,仍然是全心投入在书本之中。 旁边野狗道人招呼了周一仙一句,道:“前辈,今天看来我们又是走不到河阳城,如果找不到人家的话,只怕还是要在野外露宿了。” 周一仙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随即环顾周围,但只见四周昏暗,不要说有什么人家住在这荒野之外,便是年久失修的破庙破屋也无一处。 周一仙咳嗽一声,却只见野狗道人看着他,孙女小环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是跟在野狗道人背后,一门心思读那本黑色鬼书。周一仙从来就觉得孙女看这本鬼道之书大大不妥,但哪里不妥却又不好说,每次他说鬼道如何如何残忍无道,乃恶毒妖邪之术,小环都用一句话就将他打发了: “这门妖邪之术救人的法子多得很,比你的相术强!” 周一仙每每听到此话,都为之汗然说不出话来,只是他脸皮够厚,不肯认输,但再要小环丢掉鬼道一类的话便说不下去了。不管怎样,周大仙人反正是看着小环看着这书是大不顺眼的,此刻更是微怒喝道:“小环,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看那鬼书?” 小环这才把头从那书上抬了起来,看了看周一仙,不耐烦地道:“爷爷,我们走得这么慢,不是我看书看的,是你给人看相算命骗钱所以搞得这么慢的。” 周一仙窒了一下,老脸微红,咳嗽了两声,转过头去,干笑道:“算了,算了,我们不说这个,我是说,我们现在没地方住了,总的想个法子罢。” 野狗道人摇了摇头,道:“在这里真的找不到人家借宿的,前辈你对这里比我们熟悉,想想附近有没有什么破庙一类的所在,我们也好对付一宿。” 周一仙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怎么又知道我对这里比较熟悉了,老夫虽然从小生在河阳城,但从来都是浪迹天涯,什么时候对这里熟悉……呃!” 他突然若有所思,话说了一半也停了下来。 小环和野狗道人都有些奇怪,小环道:“爷爷,你想说什么?” 周一仙皱着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不能确定,慢慢转过身去看着前方,似乎正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那个……好像我还真记得,前面不远有条岔路,从那个小路上进去,虽然有点远,不过倒的确是有间屋子在那里的。” 小环和野狗道人都高兴了起来,小环笑道:“真的啊,那我们还等什么,快去啊。” 周一仙不知怎么,却显得有些迟疑,眉头一直皱着,努力在回想着什么,道:“可是我心里老是觉得有些不对,时间太久了,我只隐隐约约记得河阳城外这个方向的确有个屋子,可是那屋子似乎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它究竟是什么,我又想不起来了……” 小环白了他一眼,当先走去不去管他,口里道:“好啦,我们快走罢,至少有个屋子,再破也无所谓了,最少比露宿好罢。” 小环先走了,野狗道人自然也跟了上去。周一仙走在最后,身不由己地跟着,但不断用手轻拍脑袋,紧皱眉头,嘴里念念有词,道:“究竟是什么屋子呢,我怎么就是记不起来啊!” 向前走了一段路,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借助着天上几点微弱的星光,三人果然在大路边发现了一条几乎隐没的小路,通向荒野深处。 小环和野狗道人都点了点头,向着那小道上走了上去,野狗道人还加快了脚步,一边走在了小环前面,一边警惕地向四周注意着。只有周一仙还是跟在最后,口中不时还有些抱怨样子地咕哝着,似乎还是想不起来到底记忆中的那个屋子是什么来历和做什么用的。 这条小路居然十分长,三人走了小半个时辰,还没有看见有屋子的迹象,小环有些怀疑起来,回头对周一仙道:“爷爷,你当真没记错?” 周一仙被小环看了一眼,不觉有些心虚,干笑道:“这个……这个……你知道人年纪大了,有时候难免会记错一点事情,不过我真的记得这条路上有座房子的,只不过那房子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一时是想不起来了。再说了,这多少年了,那房子被人拆了也不无可能,就算没人拆,风霜雨雪的只怕塌了也说不定啊。” 小环一时说不出话来,摇了摇头,转过了身子,忽然前方野狗道人站住了身子,随即回头高声叫道:“你们快来,房子在这里。” 小环与周一仙都是一怔,周一仙随即大喜,大声笑道:“啊哈,老夫就说嘛,以本仙人之聪慧,怎么可能不记得这里有房子,怎么可能记错嘛!” 小环不去理他,快步走到野狗道人身边,向前看去,果然看见小路尽头,有一座房子,占地居然不小,只是远远看去,庭院荒芜,墙壁破损,一点人气都没有,显然早就被废弃多年了。 周一仙慢慢走来,摇头晃脑,嘴里啧啧有声,似乎还在自夸,小环白了他一眼,嗔道:“快走了啦,爷爷。” 说罢,三人向那房子走了过去,夜风吹来,荒野之上有些寒冷,三人都缩了缩脖子。 走到近处,看得更清楚了些,这实在是一座破败不堪的屋子,原先围墙的地方塌的塌、碎的碎,就连庭院大门也只剩了个破旧之极的门框,也门板都没了。至于庭院之中,也只有一个屋子,上方的屋顶从外面看去似乎也少了一半,连横梁也露了出来。屋子似乎还有个门,虚掩着,整个屋子看去像是用木板盖成的,风雨侵蚀之后,一股霉味随风飘来。 小环皱起了眉头,但周一仙倒是颇为高兴,慢慢走进了院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虽然杂草丛生,倒也没有其他怪异的地方,看来虽然还是记不得这里是什么屋子,但起码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他回身招呼小环和野狗道人进来,小环走到周一仙身边,犹豫了一下,忽然转身对野狗道人道:“道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屋子的布局,我们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 野狗道人一怔,向四周看去,看了半天不明所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周一仙不耐烦道:“你又记得什么了,这屋子年月深久,连你爷爷我都记不得了,你难道还看见过?” 小环耸了耸肩膀,道:“也是,算了,我们进去看看罢。” 周一仙呵呵一笑,挥了挥手,道:“走。”说罢,带着两人走上了屋子前的石阶,“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就在周一仙站在门口,向着黑暗的屋子里探头探脑张望的时候,小环突然觉得脚下一动,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一块破旧不堪的黑牌,上面好像还有字迹。一时好奇心起,蹲了下来,将黑色木牌从废墟中拉出,拨开碎屑,仔细看去,片刻之后,她身子忽地一抖,连退了几步,连脸色都白了几分,又有几分恼怒,大声道:“爷爷,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周一仙愕然回头,显然虽然张望了半天,但里屋太黑,一时还没看清楚,道:“什么啊,小环?” 小环一指他的脚下,怒道:“你自己看。” 周一仙低头看去,在那木牌上仔细看了看,忽地怔住了,摇了摇头,用手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遍,忽地“啊”的一声大叫,从石阶上跳了下来,伸手矫健,一点也不似年纪大了的人。 那块黑牌之上,虽然字迹有些模糊,但仍然可以辨认出正是“义庄”二字。 小环又气又怕,对着周一仙怒道:“你……你带的什么路,竟然又把我们带到这种鬼地方来了。上次在河阳城里,你就干过一次这种事了。” 周一仙老脸又红又白,尴尬之极,道:“这个、这个老夫不是也说了么,真的是只记得这里有个房子,但实在记不起是做什么用的,原来,原来是……” 小环“呸”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就你话多,还多说什么,快走啊。” 周一仙忙不迭道:“是,是,我们快走,每次遇到……这种地方,我们都会倒霉……呃!” 他正急急转身,口中说话时,却忽然愕然停下脚步,跟在他身后的小环和野狗道人都差点撞到他的身上,小环从背后探出脑袋,怒道:“爷爷,你又做什么……” 她的声音,忽然也停顿下来了。 此刻,月黑风高之夜,寥寥星光之下,荒野鬼屋之前,周一仙三人愕然站在原地,只见他们身前,刚刚进来的那个庭院大门的地方,赫然竟站在一个人影。 那人身材颇高,衣衫布料看去似乎也颇为不错,只是全身上下极为肮脏,连衣衫也破了好几处,只能勉强看出本来似乎是墨绿色的颜色,看那款式,竟似乎还是件出家人穿的道袍。 不知怎么,那个人的脸似乎一直处在阴影之中,周一仙等三人都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是此人竟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身后,几如鬼魅一般,一股凉气,从他们背后腾腾冒起。 许久,那人仿佛石头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却令周一仙等人更是惊惧,他们竟是从这个人影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你……你究竟是谁?”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终于还是小环慢慢开口,问了一句。 那人没有反应,更不用说回答了,但片刻之后,那片笼罩在他面容之上的阴影里,忽然如鬼火一般,点燃了两点幽幽暗红之光,仿佛是一双诡异眼眸正深深注视着面前之人。 “啊!” 突然,周一仙发出了一声轻呼,小环和野狗道人都是吓了一大跳,转眼看去,只见周一仙却没有看那人的脸,相反,他的目光看向那人的手臂地方,道:“那、那是青云门的标记啊……” 十万大山,镇魔古洞。 黑暗仿佛永无止境,挡在鬼厉和金瓶儿的身前。他们走了很久,但这条路似乎永远也走不完。不过奇怪的是,这个古洞之中,似乎只有一条路,并无其他岔路,倒免了迷失方向的担忧。 自从过了黑蝠之后,镇魔古洞中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只或几只强横的妖物把守,其中一些甚至令金瓶儿也为之动容,但鬼厉在此时此刻,赫然展现出过往从未有过的实力,一路竟是势如破竹,径直杀了进去,几乎更无妖物可以挡的住他的出手攻击,甚至连那头三眼灵猴小灰,它的强悍也令人震骇,那只黑蝠的下场,也同样发生在了几只其他强横的怪物身上。 金瓶儿一路上都没有动手,但一路看下来,她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鬼厉道行之高,精进之快,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甚至到了最后,她心中暗自思忖,魔教之中,难道还有人可以比得上此人么? 那个雄才大略的鬼王?还是那个深藏不露的鬼先生? 此刻,鬼厉刚刚当着金瓶儿的面,将一只凶厉之极的双头魔豹击飞,那巨大的兽躯重重撞在了坚硬的石壁上,眼看着也是凶多吉少了。 鬼厉也不多看那豹子一眼,神色不变,继续向前走去,趴在他肩头的小灰却仿佛精神抖擞,四下张望。金瓶儿跟在他们身后,路过那双头魔豹身旁,转头看去,只见那豹身之上,原本厚实的躯体竟然整个干瘪了下去,仿佛体内精华都被吸噬走了,这自然便是那噬血珠妖力所致。 只是这等魔物,本身就是强横之极的生物,鬼厉纵有噬魂魔棒利器在手,但须臾之间就将偌大妖兽置于死地,这份修行,几乎不是高强,而是可怖了。 这个男子,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道行竟如此突飞猛进了! 金瓶儿心中越来越惊,看着鬼厉背影的眼神也越来越是复杂,正在此刻,突然,鬼厉的身子却停了下来,面上慢慢浮现出有些警惕的神色。 金瓶儿怔了一下,一路上虽然众多妖兽把守,但从未见过鬼厉有此慎重神情,当下连忙凝神戒备,果然发现周围有些不对劲了。 双头魔豹死后,周围又恢复了这里一贯的寂静,但此刻在那片无形的黑暗中,却传来了一阵低沉又幽深的歌声: 小松岗,月如霜, 人如飘絮花亦伤。 十数载,三千年, 但愿相别不相忘…… 那歌声凄凄切切,虽然听来声音不大,但不知怎么竟钻入耳中,一个字一个字听得是清晰无比。初听那歌声,似乎十分凄凉,然后心境竟随之哀伤,仿佛冥冥之中,竟跟着那歌者穿过了三千年光阴,重温那未知却凄美的温柔。 光阴如刀般无情,温暖你心的,是不是只有一双淡淡微笑的眼眸? 你忘了么? 多年之后,又或者另一个轮回沧桑? 你记得的,又是什么? 那空白的空虚就像回忆一样,怔怔地看着黑暗、远方。 曾经的,我曾经拥抱过么? 和你。 猴子小灰突然“吱吱”叫了一声,似乎十分欢喜的样子,竟然从鬼厉的肩头跳了下来,嗖地蹿进了黑暗之中。

青云山下,河阳城外,荒野古道. 周一仙依旧手持着那幅迎风招摇的仙人指路竹竿布幔,大摇大摆地走在古道上,和他并肩而行的是鬼厉,还有在他们身后的小环和野狗道人. 四人缓缓走去,离身后的河阳城越来越远了.小环看着鬼厉的背影,面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几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了,紧走了几步来到鬼厉身边,拉了拉他袖子. 坐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吱吱一声先转了过来,咧嘴对着小环笑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小环在猴子的目光注视之下,脸色微微红了.片刻之后鬼厉看了过来,看他的神情,依然是很落寞,但比起当日他们在河阳城中相遇时的情景,可要好上许多了. 看着小环,鬼厉的面上也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道:”什么事?” 小环刚刚鼓起的勇气,在面前这个男子的淡淡笑容中突然消失不见了,一时口吃起来.在旁边的周一仙看在眼里,连连摇头,至于站在身后的野狗道人,似乎面色也不大好看.”吱吱.吱吱吱”这微显得尴尬的时候,却是猴子小灰笑得最是大声,小环脸色更红,狠狠瞪了它一眼.不过小灰自然不把这小女孩的目光放在眼里,相反,他有样学样,三只眼睛一起睁大起来,反向小环瞪去. 小环一声惊呼,向后退了一步,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看来眼睛也是一样的道理,就算你对着的是一只猴子,但只要猴子比你多一只眼睛,你多半也是瞪不过它的. 小灰大乐,跳了起来,在鬼厉肩头就差打滚了,翻转之间,还冲小环吐舌头做鬼脸.小环向那灰毛猴子啐了一口,不过如此,却也将刚才那无形的尴尬化解开去,她咳嗽了声,却没有正视鬼厉,目光飘来移去,轻声道:”你,你打算以后去那里啊?” 站在都头的野狗道人脸色更是难看了. 鬼厉倒是微微一怔,没有立刻回答,片刻之后却回头向周一仙看了一眼.周一仙点了点头,道:”是啊,老夫也正想问你,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鬼厉默然片刻,道:”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这几日承蒙前辈开导,我虽然对师傅师娘过世有些伤怀,但也看得开了,只恨自己未能早日向他们二位尽尽孝心..” 周一仙叹了口气道:”你这般说,便是心里还未当真看得开了,不过人非草木,有些时候纵然明知道道理,但心境总是由不得自己的,这也不能怪你.不过逝者已矣,你也不必太古悲伤,否则你师傅师娘在天有灵,也不会的,还是多想想未来吧.” 鼓励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面上茫然之色一闪而过,略带苦涩之意道:”我这十年以来,奔波流离,也不过是为了救一个人而已,可是偏偏几次机会,却都是功亏一篑,眼下天大地大,我却当真是束手无策了.” 周一仙脸色微变,目光微转向小环处看了一眼,似有几分犹豫,随后淡淡道:”你的遭遇,我也有几分耳闻,关于那位碧瑶姑娘....” 鬼厉身子一震,急转过身子,道:”前辈,莫非你有什么法子...”激动之下,声音似乎都有些颤抖起来. 站在一旁的小环有些诧异,向周一仙看去,却只见周一仙轻轻咳嗽了两声道:”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 小环忍不住向鬼厉问道:”你...你那位碧瑶姑娘怎么了?” 鬼厉默然,还不等他说话,周先仙瞪了小环一眼,厉声道:”你小孩子家懂得什么,别插嘴.” 小环吃了一惊,周一仙平日为老不尊,虽然时常与她开玩笑,争吵也是有的,但如此正容疾声,却是少见,一时怔住了. 鬼厉长叹一声,满是萧索之意. 周一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忽地向鬼厉招了招手,道:”你到旁边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说着,他离开小环与野狗道人,走向了古道远处的一侧,鬼厉面色落寞,缓缓也跟了过去.小环这时回过神来,却看着他们二人已站在远处,只见周一仙眉头紧皱,低声向鬼厉说着什么,而鬼厉随着周一仙的话语,面上神情也逐渐发生变化,先是惊讶,随后茫然中带着一份希望,但显然这份希望并不是很大,他的神情逐渐又转为低沉,倒是周一仙口中一直说了不停,看那样子,倒象是长辈语重心长的教导着后辈. 小环嘴角撅了起来,忽得心中一股无名火起,狠狠踢了下脚下的石子,那石子顿时非了起来,在半空中掠过一道弧线,却是砸在了野狗道人的脚上. 野狗道人不知怎么也怔怔出神,竟然没注意这颗石子,顿时被砸得整个人一个激灵,眉头皱了起来. 小环看了过去,恼火中却也与些不好意思起来,走过去轻声道:”道长,你没事吧?” 野狗道人在她的目光注视之下,立刻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事,我没事.” 小环点了点头,随即目光又落到了远处鬼厉的身上,眼波流转,几番心思,诸多神情,都在她脸上一一浮现了. 野狗道人在一旁注视着小环,默然垂首. 忽地只听小环的声音道:”对了,道长,我问你一件事.” 野狗道人抬头道:”什么?” 小环眉头微皱,道:”他的.他的..那位碧瑶姑娘是怎么回事?为何看去让鬼厉大哥如此棘手的样子?” 野狗道人迟疑了一下,老实说他并非鬼王宗内核心人物,对碧瑶的情况也不过是平日里听到的一些流传,不过事情的缘由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此事说来却是话长,让他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正在他思索之间,口中道:”这事说来话长,听说是十年之前...” 话正说到此处,他忽然若有所觉,停了下来,小环的反应也是和他一样,有些惊讶,转身看去.只见在他们身后古道之上,忽地从天上落下一道淡紫色微光,轻轻落下,如浮萍徐落,几个转身,赫然是金瓶儿那张娇媚无限的脸儿. 小环先是一惊,随即大是欢喜,一声轻呼:”瓶儿姐姐.”说着便是跑了过去.金瓶儿看到小环,也是满脸带笑,拉着小环的手向她仔细端详了几眼,笑道:”好妹妹,每次看到你,便觉得你又越发漂亮了几分,真是一天一个模样啊,不知迷死了多少男人了吧.” 小环不料金瓶儿见面便是这句话,虽然她早知这位姐姐绝非什么三从四德的端庄淑女,但闻言却也粉脸绯红,道:”什么迷死了男人了,真是的,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就笑话人家.” 金瓶儿眼中尽是盈盈笑意,伸出手在小环吹弹可破的脸上轻轻拧了一下,微笑道:”小妮子,便是我也快被你迷倒了,你还不老实.” 小环的脸越发红了起来,不过她与金瓶儿的感情是极好的,难得见上一次,实在是舍不得放开,便拉着金瓶儿的手问长问短起来,只是间中不时偷偷向鬼厉那边瞟上眼. 鬼厉和周一仙自然也早看到了金瓶儿的到来,两人都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突然与之相遇.以鬼厉的道行,自然比小环和野狗道人更早发现了金瓶儿的行踪,他甚至知道金瓶儿乃是从他们身后河阳城方向落下的.而在远处河阳城方向,似乎还有另一丝灵力,不过隔的太远了,他也看不真切. 不过能和金瓶儿在一起的,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名门大派的人物,自然便是魔教中人了.一念及此,鬼厉也没了去探究的念头,倒是金瓶儿与小环笑中说了一会,却是拉中小环的艘一起向他们走了过来.”公子别来无恙啊?” 金瓶儿声音中似乎也带着几分柔媚之意,听去让人骨头都酥了几分,站在她身旁的小环偷偷抬眼向鬼厉看去,只见鬼厉面色默然,似乎那狐媚之声对他根本不起作用.不知怎的,小环嘴角偷偷露出几分笑意. 既然金瓶儿主动过来打招呼,鬼厉微微点头道:”真是巧啊.” 金瓶儿微微一笑,道:”南疆一别,我们在真是许久不见了...”她话说到一半,忽地眼角余光看到坐在鬼厉肩头的三眼灵猴小灰正冲着她做鬼脸.当日在南疆时,克可是被这只猴子捉弄过的,登时面色一沉,小灰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害怕,看着金瓶儿的神情,它越发高兴了,冲着金瓶儿呲牙咧嘴,大有挑衅之意. 金瓶儿心神一乱,随即惊醒,暗骂了自己一句,怎的对一只猴子如此没有定力.当下狠狠瞪了小灰一眼,移开可目光不再理会,脸上重现笑容,对着鬼厉道:”说起来,当日公子你抛下小女子我一个人,自己不知所踪,还真是狠心啊.” 鬼厉淡淡道:”我若是不抛下你,只怕我自己也走不出那十万大山了.” 金瓶儿”啊”了一声,掩口而笑,显然对鬼厉话中有刺丝毫不在意,道:”公子真会开玩笑啊.” 鬼厉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不过你能够从那镇魔古洞里出来,倒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金瓶儿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笑道:”怎么,公子莫非不想我出来吗?” 鬼厉淡淡一笑,即不点头也不摇头,只转身对周一仙道:”前辈,你我也算有源,天地之大,这十年来我们却也见了好几次.至于刚才你对我说的,不管究竟有无可能,我总是要去试试的,”总比没希望来得好些.” 周一仙点了点头,道:”你知道这点就好,年法子并非常理,也无人试过,只是老夫当年云游四海偶然听到的,你自己好自为直吧.” 鬼厉向周一仙行了一礼,既然如此,晚辈这几就去了,将来有缘再见吧. 说着身行一动,眼看便要离开,忽得身边传来一声呼喊:”等等,你等等!” 鬼厉一怔,转过身来看着小环,只见小环站在金瓶儿身边,迟疑不定,欲言又止.周一仙看在眼里,忽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走开了.”怎么了,小环?”鬼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面上神情也缓和了下来,柔声问道. 小环嘴唇轻轻颤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金瓶儿站在一旁拉着她的手,此刻微微皱起了眉头,那只白皙秀气的小手在她手心中轻轻颤抖.她转头向小环看去,只见那小女孩叫住了鬼厉,但过了半响,气氛都有些尴尬起来,可她仍然没有说出话来. 金瓶儿微微叹息一声,将小环拉在了自己身后,对着鬼厉微笑道:”公子这是要去那里啊?” 鬼厉默然片刻,目光飘过被金瓶儿身子挡住的那个苗条身影,眼神中似有几分温暖,但他的声音却转冷,淡淡道:”我四海为家,哪里有个定处!” 金瓶儿又道:”好一个四海为家,真是有男儿志气啊,不过请问公子,心中可还有什么牵挂吗?” 小环的身子似乎突然僵了一下,但并没有动弹,还是躲在金瓶儿身后没有动,只是金瓶儿却感觉到了那股紧张.前方是鬼厉的声音,似乎又冷了几分,道:”没有.” 说完,他深深看了一眼那个突然变的僵硬的身子,嘴角动了动,但片刻之后便将异样的神情掩盖了过去,转身走开了几步,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但终究没有回头,片刻之后身子化做一道灰色光芒,直冲青天去了. 西风古道,荒野寂寂. 这里的气氛一时很是沉闷,小环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从金瓶儿的身后边出来,但握着金瓶儿的那只手,似乎要陷入了肉里. 野狗道人面色难看,踏上了一步想说些什么,却也没说出来.最后还是周一仙咳嗽了一声,走上前来,干笑道:”小环,这个...那个...那个缘分本是天定,我们要看开些...” 话未说完,金瓶儿忽得秀眉竖起,瞪了周一仙与野狗道人一眼,二人一时都觉得眼睛被火烫了一眼,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一步.金瓶儿哼了一声,寒着脸道:”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快走开.” 周一仙与野狗道人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金瓶儿转身将小环抱在怀里,小环终于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金瓶儿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傻孩子,有什么好哭的嘛,我告诉你,天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忽然那小环带着哭腔道:”不...他不是,他是好人.” 金瓶儿又好气又好笑,道:”是是是,他是好人,你看看你,才一会工夫,把眼睛都哭红了.”说着小心地帮小环擦拭着眼泪. 旁边周一仙摇头喃喃道:”好家伙,老夫养了她几十年,到头来别人说我不是好东西都没有人给我说句话,道说别人是好人,真是...” 话没说完,金瓶儿似要杀人的眼光扫了过来,周一仙下面的话登时咽回了肚子里去了. 入夜,因为小环的心情不好,他们一行人也并为行了多远.本来金瓶儿也是路经过此地,偶然发现小环等人在此才下来相见的,本想着见上一面说说话便要赶路,但此刻担心小环心情不好,也耽搁了下来. 不过在傍晚时分,在金瓶儿几番开导取笑下,小环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金瓶儿又偷偷与他耳语了一番,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反正在周一仙和野狗道人眼中,那个一身惊人妖媚的金瓶儿让情绪刚刚有些恢复的小环脸上红阵白一阵,只怕未必是什么好事. 这么说了半响之后,金瓶儿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好了,我也该走了.” 似乎早料到金瓶儿要走,小环面上并没有吃惊之意,但是依依不舍却是明显的,拉着金瓶儿的手,她低声道:”姐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啊?” 金瓶儿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天大地大,我们姐妹两个总归是有缘相见的.” 小环”恩”了一声,点了点头,道:”那我送你一程吧.” 金瓶儿道:”好啊.”说着拉着她的手,向外面走去,周一仙和野狗道人巴不得这个女人快些离开,当下也不拦阻. 走了一段距离,两个小女子又絮絮叨叨说了些话,金瓶儿笑道:”好了,就送到这里吧,不然你爷爷又该骂我了.” 小环点了点头,忽然象是又记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道:”姐姐,我记得你好像是和...他在同一个门派里吧?” 金瓶儿一怔,道:”是,怎么了?” 小环低声道:”那位...那位碧瑶姑娘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金瓶儿叹了口气,道:”妹妹,不是我故意说你,那个男子虽然有些与众不同,便是姐姐我也是对他另眼相看,与其他男子不一样,但我还是劝你一句,算了吧,他一生坎坷,你再凑上去,只是苦了自己.” 小环摇了摇头,道:”我.我没怎么想过要怎样,我只是想知道多一些他的事情.” 金瓶儿微微摇头,叹息一声,沉吟了片刻,便将往事简单象小环诉说了一遍.小环听着听着,面上神情却渐渐难看起来,尤其是听到最后,那碧瑶魂魄被禁锢在合欢铃中,鬼厉浪迹天涯就是为了找出法子解出魂魄时,她的面色几乎已经变黑了. 金瓶儿自然也注意到了小环脸色的变化,却也当她是少女情怀,柔声道:”好了,大概就是这样了,妹妹,听姐姐一句话,别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金瓶儿 小环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面色难看,冲着金瓶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着快步离开走了回去.金瓶儿有些讶异,过不多时,忽地远处传来了一阵争吵之声,似乎小环又和周一仙吵了起来. 金瓶儿忍不住笑了起来,既然能够吵架,想必小丫头精神也好些了吧,毕竟竟是年轻啊.她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感觉自己有些老了的感觉,不过很快的,这个显然是该死的念头就被她踢出了脑海. 化身做紫色光芒,她纵身而起,奴风而行,小半个时辰之后,她已落在了寂静的河阳城城头之上.只是这里却早已站着一个人,身行高大,负手而立,身着道装,正是苍松道人. 金瓶儿对着他娇笑道:”道长,麻烦你久等了,真是对不住啊.” 苍松道人缓缓转过身子,淡淡道:”你可是耽搁了许久了.” 金瓶儿面色不变,微笑道:”反正宗主也吩咐我们小心行事,不必急于求成,不是吗?”她笑容娇媚,其中更隐隐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深意,柔声笑道:”还是说,道长你对近在眼前的青云山,有一种急不可待的要重回故地的心境吗?”苍松道人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只转身向着远方眺望而去,金瓶儿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也一般望去. 远方处,那巍峨屹立的青云山,正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

  不知怎么,那个人的脸似乎一直处在阴影之中,周一仙等三人都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是此人竟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身后,几如鬼魅一般,一股凉气从他们背后腾腾冒起。

  此刻,月黑风高之夜,寥寥星光之下,荒野鬼屋之前,周一仙三人愕然站在原地,只见他们身前,刚刚进来的那个庭院大门的地方,赫然竟站着一个人影。

  小环不去理他,快步走到野狗道人身边,向前看去,果然看见小路尽头,有一座房子,占地居然不小,只是远远看去,庭院荒芜,墙壁破损,一点人气都没有,显然早就被废弃多年了。

  金瓶儿心中越来越惊,看着鬼厉背影的眼神也越来越是复杂,正在此刻,突然,鬼厉的身子却停了下来,面上慢慢浮现出有些警惕的神色。

  小环这才把头从那书上抬了起来,看了看周一仙,不耐烦地道:“爷爷,我们走的这么慢,不是我看书看的,是你给人看相算命骗钱所以搞得这么慢的。”

  向前走了一段路,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借助着天上几点微弱的星光,三人果然在大路边发现了一条几乎隐没的小路,通向荒野深处。

  那个雄才大略的鬼王?还是那个深藏不露的鬼先生?

  小环皱起了眉头,但周一仙倒是颇为高兴,慢慢走进了院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虽然杂草丛生,倒也没有其他怪异的地方,看来虽然还是记不得这里是什么屋子,但起码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小环说罢,三人向那房子走了过去,夜风吹来,荒野之上有些寒冷,三人都缩了缩脖子。

  周一仙走在最后,身不由己的跟着,但不断用手轻拍脑袋,紧皱眉头,嘴里念念有词,道:“究竟是什么屋子呢?我怎么就是记不起来啊!”

  小环和野狗道人都有些奇怪,小环道:“爷爷,你想说什么?”

  只是,终究还是有几个身影,很是显眼的走在路上,排头一个老者,道骨仙风,手持着一杆竹竿,上面挂着一块旧布,上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字。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头巾蒙面,女的清秀可爱,虽然天色暗了,但似乎还是专心看着手上一本黑色无字封面的书。

  金瓶儿一路上都没有动手,但一路看下来,她的脸色却越来越是难看。鬼厉道行之高,精进之快,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甚至到了最后,她心中暗自思忖,魔教之中,难道还有人可以比得上此人么?

  野狗道人一怔,向四周看去,看了半天不明所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就在周一仙站在门口,向着黑暗的屋子里探头探脑张望的时候,小环突然觉得脚下一动,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一块破旧不堪的黑牌,上面好像还有字迹。一时好奇心起,蹲了下来,将黑色木牌从废墟中拉出,拨开碎屑,仔细看去。

  周一仙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怎么又知道我对这里比较熟悉了,老夫虽然从小生在河阳城,但从来都是浪迹天涯,什么时候对这里熟悉……呃!”

  那人身材颇高,衣衫布料看去似乎也颇为不错,只是全身上下极为肮脏,连衣衫也破了好几处,只能勉强看出本来似乎是墨绿色,看那款式,竟似乎还是件出家人穿的道袍。

  小环与周一仙都是一怔,周一仙随即大喜,大声笑道:“啊哈,老夫就说嘛!以本仙人之聪慧,怎么可能不记得这里有房子,怎么可能记错嘛!”

  周一仙窒了一下,老脸微红,咳嗽了两声,转过头去,乾笑道:“算了,算了,我们不说这个,我是说,我们现在没地方住了,总得想个法子吧!”

  周一仙老脸又红又白,尴尬之极,道:“这个、这个老夫不是也说了么,真的是只记得这里有个房子,但实在记不起是做什么用的,原来,原来是……”

  他突然若有所思,话说了一半也停了下来。

  和你。

  周一仙慢慢走来,摇头晃脑,嘴里啧啧有声,似乎还在自夸。

  猴子小灰突然“吱吱”叫了一声,似乎十分欢喜的样子,竟然从鬼厉的肩头跳了下来,嗖的窜进了黑暗之中。

  鬼厉也不多看那豹子一眼,神色不变,继续向前走去,趴在他肩头的小灰却彷彿精神抖擞,四下张望。金瓶儿跟在他们身后,路过那双头魔豹身旁,转头看去,只见那豹身之上,原本厚实的躯体竟然整个乾瘪了下去,彷彿体内精华都被吸噬走了,这自然便是那噬血珠妖力所致。

  片刻之后,小环身子忽地一抖,连退了几步,连脸色都白了几分,又有几分恼怒,大声道:“爷爷,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周一仙不耐烦道:“你又记得什么了,这屋子年月深久,连你爷爷我都记不得了,你难道还看见过?”

  走到近处,看的更清楚了些,这实在是一座破败不堪的屋子,原先围墙的地方塌的塌、碎的碎,就连庭院大门也只剩了个破旧之极的门框,连门板都没了。至于庭院之中,也只有一个屋子,上方的屋顶从外面看去似乎也少了一半,连横梁也露了出来。屋子似乎还有个门,虚掩着,整个屋子看去像是用木板盖成的,久经风雨侵蚀,一股霉味随风飘来。

  那人没有反应,更不用说回答了,但片刻之后,那片笼罩在他面容之上的阴影里,忽然如鬼火一般,点燃了两点幽幽暗红之光,彷彿是一双诡异眼眸,正深深注视着面前之人。

  一路之上,他们拖拖拉拉,周一仙不时就找路人拉到一旁,眉飞色舞、胡天胡地乱说上一通,小环和野狗道人自然也是看不过眼,只是那些被他拉去算命的人,却当真如周一仙先前所说的,被他算过命之后,个个精神为之大振,付钱之后似乎重燃生机,开开心心的离去了。

  忽然前方野狗道人站住了身子,随即回头高声叫道:“你们快来,房子在这里。”

  “你……你究竟是谁?”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终于还是小环慢慢开口,问了一句。

  你忘了么?

  旁边野狗道人招呼了周一仙一句,道:“前辈,今天看来我们又是走不到河阳城,如果找不到人家的话,只怕还是要在野外露宿了。”

  谁的命都只有一条,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是爱惜自己性命的,更何况是在那场兽妖浩劫刚刚过去的时候,劫后余生的人们,自然更加珍惜自己。

  你记得的,又是什么?

  她的声音,忽然也停顿下来了。

  此刻,鬼厉刚刚当着金瓶儿的面,将一只凶厉之极的双头魔豹击飞,那巨大的兽躯重重撞在了坚硬的石壁上,眼看着也是凶多吉少了。

  小环白了他一眼,当先走去不管他,口里道:“好啦,我们快走吧,至少有个屋子,再破也无所谓了,最少比露宿好吧!”

  周一仙被小环看了一眼,不觉有些心虚,乾笑道:“这个……这个……你知道人年纪大了,有时候难免会记错一点事情,不过我真的记得这条路上有座房子的,只不过那房子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一时是想不起来了。再说了,这多少年了,那房子被人拆了也不无可能,就算没人拆,风霜雨雪的,只怕塌了也说不定啊!”

  不管怎样,周大仙人反正是看着小环看着这书是大不顺眼的,此刻更是微怒喝道:“小环,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看那鬼书?”

  曾经的,我曾经拥抱过么?

  只是这等魔物,本身就是强横之极的生物,鬼厉纵有噬魂魔棒利器在手,但须臾之间就将偌大妖兽置于死地,这份修行,几乎不是高强,而是可怖了。

  多年之后,又或者另一个轮回沧桑?

  “那个……好像我还真记得,前面不远有条岔路,从那个小路上进去,虽然有点远,不过倒的确是有间屋子在那里的。”

  “啊!”

文学艺术,  周一仙不知怎么,却显得有些迟疑,眉头一直皱着,努力在回想着什么,道:“可是我心里老是觉得有些不对,时间太久了,我只隐隐约约记得河阳城外这个方向的确有个屋子,可是那屋子似乎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它究竟是什么,我又想不起来了……”

  小环走到周一仙身边,犹豫了一下,忽然转身对野狗道人道:“道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屋子的布局,我们似乎在哪里曾经见过?”

  周一仙忙不迭道:“是,是,我们快走,每次遇到……这种地方,我们都会倒霉……呃!”

  他正急急转身,口中说话时,却忽然愕然停下脚步,跟在他身后的小环和野狗道人都差点撞到他的身上。

  小环一时说不出话来,摇了摇头,转过了身子。

  中土,河阳城外二十里地。

  光阴如刀般无情,温暖你心的,是不是只有一双淡淡微笑的眼眸?

  小环耸了耸肩膀,道:“也是,算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小环“呸”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就你话多,还多说什么,快走啊!”

  黑暗彷彿永无止境,挡在鬼厉和金瓶儿的身前。他们走了很久,但这条路似乎永远也走不完。不过奇怪的是,这个古洞之中,似乎只有一条路,并无其他岔路,倒免了迷失方向的担忧。

  小环白了他一眼,嗔道:“快走了啦!爷爷。”

  到了后来,周一仙银子赚的饱了,小环却已经根本懒得管了,只管自己看书。这一段日子以来,小环对鬼先生那日留下的这本记载诡异鬼道秘术的书,竟然越来越是着迷,非但是休息的时候常看,便是平常走路的时候,也手不释卷。此刻天色已暗,她却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的样子,仍然是全心投入在书本之中。

  周一仙咳嗽一声,却只见野狗道人看着他,孙女小环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是跟在野狗道人背后,一门心思的读那本黑色鬼书。周一仙从来就觉得孙女看这本鬼道之书大大不妥,但哪里不妥却又不好说,每次他说鬼道如何如何残忍无道,乃恶毒妖邪之术,小环都用一句话就将他打发了。

  小环和野狗道人都高兴了起来,小环笑道:“真的啊!那我们还等什么,快去啊!”

  那歌声凄凄切切,虽然听来声音不大,但不知怎么竟钻入耳中,一个字一个字听得是清晰无比。初听那歌声,似乎十分凄凉,然后心境竟随之哀伤,彷彿冥冥之中,竟跟着那歌者穿过了三千年光阴,重温那未知却凄美的温柔。

  周一仙呵呵一笑,挥了挥手,道:“走。”说罢,带着两人走上了屋子前的石阶,“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野狗道人摇了摇头,道:“在这里真的找不到人家借宿的,前辈你对这里比我们熟悉,想想附近有没有什么破庙一类的所在,我们也好对付一宿。”

  那块黑牌之上,虽然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但仍然可以辨认出正是“义庄”二字。

  许久,那人彷彿石头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却令周一仙等人更是惊惧,他们竟是从这个人影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周一仙皱着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不能确定,慢慢转过身去看着前方,似乎正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突然,周一仙发出了一声轻呼,小环和野狗道人都是吓了一大跳,转眼看去,只见周一仙却没有看那人的脸,相反,他的目光看向那人的手臂,道:“那、那是青云门的标记啊……”

  这个男子,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道行竟如此突飞猛进了!

  小环从背后探出脑袋,怒道:“爷爷,你又做什么……”

  双头魔豹死后,周围又恢复了这里一贯的寂静,但此刻在那片无形的黑暗中,却传来了一阵低沉又幽深的歌声:小松岗,月如霜,人如飘絮花亦伤。十数载,三千年,但愿相别不相忘……

  小环一指他的脚下,怒道:“你自己看。”

  小环又气又怕,对着周一仙怒道:“你……你带的什么路,竟然又把我们带到这种鬼地方来了。上次在河阳城里,你就干过一次这种事了。”

  周一仙愕然回头,显然虽然张望了半天,但里屋太黑,一时还没看清楚,道:“什么啊!小环?”

    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小环先走了,野狗道人自然也跟了上去。

  那空白的空虚就像回忆一样,怔怔的看着黑暗、远方。

  “这门妖邪之术救人的法子多的很,比你的相术强!”

  小环和野狗道人都点了点头,向着那小道上走了上去,野狗道人还加快了脚步,一边走在了小环前面,一边警惕的向四周注意着。只有周一仙还是跟在最后,口中不时还有些抱怨样子的咕哝着,似乎还是想不起来,到底记忆中的那个屋子是什么来历和做什么用的。

  这自然是周一仙、小环和野狗道人一行了。

  周一仙每每听到此话,都为之汗然说不出话来,只是他脸皮够厚,不肯认输,但再要小环丢掉鬼道一类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天色渐渐黑了,古道之上的行人也渐渐不见了,时逢乱世,妖魔盛行,虽然说在正道巨擘青云门山脚之下,但谁也说不准会不会突然遇到什么妖魔鬼怪。

  金瓶儿怔了一下,一路上虽然众多妖兽把守,但从未见过鬼厉有此慎重神情,当下连忙凝神戒备,果然发现周围有些不对劲了。

  周一仙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随即环顾周围,但只见四周昏暗,不要说有什么人家住在这荒野之外,便是年久失修的破庙、破屋也无一处。

  十万大山,镇魔古洞。

  自从过了黑蝠之后,镇魔古洞中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只或几只强横的妖物把守,其中一些甚至令金瓶儿也为之动容。但鬼厉在此时此刻,赫然展现出过往从未有过的实力,一路竟是势如破竹,径直杀了进去,几乎更无妖物可以挡的住他的出手攻击。甚至连那头三眼灵猴小灰,它的强悍也令人震骇,那只黑蝠的下场,也同样发生在了其他几只强横的怪物身上。

  这条小路居然十分的长,三人走了小半个时辰,还没有看见有屋子的迹象,小环有些怀疑起来,回头对周一仙道:“爷爷,你当真没记错?”

  周一仙低头看去,在那木牌上仔细看了看,忽地怔住了,摇了摇头,用手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遍,忽地“啊”的一声大叫,从石阶上跳了下来,身手矫健,一点也不似年纪大了的人。

本文由88bifa必发唯一官网发布于文学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集,第二十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