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人差了一些儿少女到著名女作家的悠久费

图片 1
全球纹身狂人

一声轻轻的“嘿”,勾勒出一位日本女人的顺从与温柔。于是当全世界的男人们都在背诵:“日本女,中国菜,法国男士瑞士山”的幸福条律时,一本自传体小说《黑道月亮》,让国际媒体在惊讶中开始了对于这一幸福条律的再思索:原来日本女人中也有枭雄。

在日本,加入黑帮是一种合法的生活方式。2010年底,日本黑帮注册成员为78600人。通体纹身、纪律严明、公开活动,这个庞大群体在给人残酷和冷血的印象之外,也在恪守自己的“江湖道义”。

  通体纹身的黑帮女 

《黑道月亮》讲述了一位日本黑道公主从一位不良少女到温厚良母的传奇与悲壮的经历。

黑帮组织的数量和人数

  日本黑帮女自传成欧美畅销书,作者天藤湘子通体纹身作为书的封面。天藤的父亲是日本黑社会成员,她本人年轻时也曾加入过黑帮并服用过毒品。细看她的纹身,那是精雕细刻的龙、凤和一个中世纪的日本艺伎,艺伎的嘴里含着一把尖刀。这纹身刻画的就是天藤儿时和年轻时生活的写照。天藤今年39岁,《流氓的月亮》是她的自传,这本书的英文版最近成为欧美畅销书。

当记者开始寻找她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幅“细眉双锁,冷眼纹身”的女枭雄图像。但是,当她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发现,天藤秀丽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疤痕,只有岁月留下的沧桑,在她的眼角刻了一道小小的皱纹。不过,从39岁的天藤湘子健美的身姿上,找不到“嘿”类日本女人的顺从感,却可以感悟到残留在她身上的那一种霸气。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只要黑帮在制定的法律下活动,就发给其合法准证。日本警视厅每年都会发布白皮书,详细列出日本黑帮的数量和具体成员人数。2010年底,日本22个黑帮组织共有78600名成员。图为2009年,东京歌舞伎町,黑帮组织进行年度“团拜”。他们西装革履,集体出动,在自己的地盘上跟每一个人问好。“街上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气氛,混合着尊敬,恐惧,愤怒,不知所措以及羡慕。”2010年起,此活动被官方禁止。

她的打扮也与时下的日本年轻女子无异,紧身牛仔裤勾勒出美好的身材,深棕色的头发也很符合时尚。但在她裸!露的胳膊上,可以分明看到整片的纹身。而当她脱掉衣服展示几乎覆盖了整个身体的纹身时,真是让看到的人都感到了极大的震撼。龙凤交织的图案中央文着一名艺伎,这位艺伎以裸!露、口衔匕首的妖冶形态,栩栩如生地缠绕在湘子身上。

黑帮组织结构

龙凤交织的彩色纹身,是湘子在20岁时纹上的,每一处都绘制得非常精致细腻,并保持着鲜艳的色泽。据日本媒体报道,湘子多年来非常细心地爱护自己身体上的艺术杰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为它们补色。大面积的纹身在黑道成员中很常见,不过和一些人为了加入黑道而纹身不同,湘子纹身,是为了告别黑道。

等级鲜明、忠诚至上,日本黑帮组织严密成熟,一般由组长来统管整个家族,其下还有若干舍弟、干部、若头,呈金字塔结构。此外,各地区还有各地区的头目、副手、顾问以及众多的普通会众,这让日本黑帮的结构更加复杂。有的黑帮家族的结构有所不同,是由小帮派结成的联盟。图为一名黑帮成员指出其在帮派中的排行。

天藤湘子是以一位作家的身份接受我专访的,因为她的自传体小说《黑道月亮》,不仅在日本引起了轰动,而且也在欧洲受到了追捧。英文版销量已经达到3万多册,欧洲读者从她的小说了,认识了一位与 “嘿”类女性截然不同的日本女人。

图片 2

图片 3

黑道组长的女儿

话题从她的出身开始讲起。

1968年,天藤湘子出身在大阪的一个黑道帮主的家庭。日本有两大黑道组织,一个是以神户、大阪等关西地区为主要活动地盘的“山口组”;另一个是以东京、横滨为主要活动地盘的“住吉会”。天藤的父亲是山口组一个系统的组长。

在天藤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黑道帮主,同时也是一个酒鬼。每次喝醉酒回家,先毒打一顿天藤的母亲,然后开始砸家中的东西。放学回家的天藤,总能看到母亲留着泪默默地收拾父亲砸烂的东西的情景。

虽然如此,家中却很富裕,时时有一些被称为“组员”的黑道成员将厚礼送到家中,而父亲始终是理一个小平头,戴一副黑色眼镜,穿一身宽松的意大利名牌西装,踏着青蛙步,做出一种摇摇摆摆的样子,坐上高级的黑色奔驰离家而去。天藤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她的父亲到底是干什么的?

上小学时,有一次填写家庭情况表,在父亲职业一栏里,天藤不知该填什么好。回家问母亲,母亲说去问你爸爸,爸爸想都没有想,在表格上唰唰地写上了“组长”两字。

就这一笔,让天藤在学校里成为了同学攻击的对象。

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天藤说:“因为我是黑道组长的女儿,所以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甚至在放学回家的时候,也没有同学和我一起走。”如果仅仅是这一种心灵的打击,还不足以促成她成为黑帮公主的理由。“好几次,我被先辈的同学抓住头发往墙上撞”。这种屈辱感,唤起她内心强烈的反抗情绪。“我要做一位如父亲一样强悍的人”,天藤这么想。

12岁的时候,天藤用糖果收买了几位贫寒家庭出身的学妹,组织起了一支“少女黑风组”,专拣欺负过她的同学报仇。于是在学校中,她一跃成为最喜欢打架的“大姐大”。更令她威风的是,放学的时候,父亲手下的年轻组员会毕恭毕敬地开车站在校门口,如迎候公主一般把她请上车。当然,天藤的成绩始终是一塌糊涂,尤其是国语课,经常是红灯高照。

念初三的时候,天藤终于因为在社会上和人打架,把对方刺成了重伤而遭到警方的逮捕。她被关进了少年鉴别所(劳教所)的单人小房间里。整整八个月的时间,失去了家庭关爱和朋友的天藤,透过黑色的铁格子窗,望着当空的明月,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就算晚上在外面鬼混,只要看到月亮,我就会宁静。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谎言和欺骗是不对的。我的脑中满是对父母的思念。”

虽然在离开少年鉴别所之后,天藤有了更多的堕落,但是,牢房窗外的明月,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日后成为引导她走向光明的指引。

图片 4

不良少女的代表

勉勉强强终于获得了初中的毕业证书。毕业后,天藤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并迅速演变成一个上了日本警视厅黑名单的“不良少女”的代表。她开始和许多人睡觉,开着改装过的喷满稀奇古怪油漆的汽车,在闹市区里放着高音喇叭招摇过市。许多同学见到她已经不知道她是谁,因为她用咖啡色和白色的颜料,把自己稚嫩的脸抹成了“最酷”。有一次,在同伴的怂恿下,天藤湘子吸食了兴奋剂,于是情人旅馆成了她的闺房。一发不可收拾的她,生活从此愈加糜烂。

曾经有一次,她被父亲的对头抓住,对方给她注射了药物后施以强保,最后还残忍地将她打得遍体鳞伤后丢弃。在19岁的时候,当她又一次在一个情人旅馆里被打得遍体鳞伤、差点死掉时,她决定结束这种噩梦般的生活。她说:“我不断地想,‘我不能死在这样一个地方’,我设法爬回家里……我知道,一切该结束了。”

真正促使她反省的是妹妹的电话。眼看着姐姐日益堕落,妹妹痛哭地哀求她尽快戒掉兴奋剂,回到家里来。妹妹的电话,令天藤突然醒悟,她毅然戒掉了兴奋剂,并结束了与男人的淫乱关系,和一位摄影师结了婚。

平静的生活没有过上几天,母亲突然病故。而情绪陷入极度混乱的天藤,婚姻也亮起了红灯。带着出生不久的孩子,她选择了离婚。不久,父亲也得了癌症,由于失去了在黑道组织的实力,家境也日益困落。为了筹凑父亲的医药费,天藤不惜以出卖自己的身体来举债度日。在父亲的最后的岁月里,她做了一回孝女。

“父亲去世后,我突然变成了天涯孤人,我想我最应该做的事,是把自己的过去,家庭这些凌乱的故事记录下来,为自己留住一个心灵中的家”。天藤在讲述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一本书的目的时,做了这样的陈述。

国语很糟糕的天藤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几易其稿,终于在2004年出版了《黑道月亮》。书中详细讲述了自己是怎样从拥有正常童年,到急速堕落,以至于卷入犯罪、吸毒并乱交的真实生活经历。书在日本出版,当时就曾引起不小的轰动。而英国出版社也看上了这一本书,并在全球推出英文版,令天藤的名声大振。英文版大胆使用天藤的全裸纹身照片作为封面,令欧洲读者对于日本这一位黑道女子的传奇经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书很快上了英国的畅销书排行榜。今年9月,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要特别邀请天藤举行记者会,讲述她自己的故事。

从一位不良少女,到成为一名作家,天藤经过了漫长艰难的蜕变。现在,天藤能从写作和讲演中得到一种满足和尊重,但对于一个离婚独自带孩子的女人来说,生活本来就不容易,再加上她黑帮家族的背景,在日本这个骨子里非常保守的社会里,要取得人们的认可依然非常艰难。她说:我的经历决定我不会成为许多人心目中的“嘿”类的日本女人,但是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母亲,教育好我的女儿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我会继续努力,好在我已经知道,活着不再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和已经消失的家。

图片 5

对话天藤湘子

记者:你把自己的人生经历赤果果地公布于世,目的何在?

天藤:我需要告别我的过去。当然也希望通过公开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人从中吸取教训,并以此使自己的人生走上正道。

记者:书出版后,你都听到什么反馈?

天藤:我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来信。其中最多的还是从拘留所和监狱农场寄来的信。这些人向我讲述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经历,讲述了自己反悔的心情。我感到惊讶的是,来信的人中,有18岁的少女,也有80多岁的老人,大家给了我许多的鼓励和温暖。

记者:在你的心目中,怎么看待你的父亲呢?

天藤:在日本,黑道组织被称为“暴力团”,在一般的民众的心目中是罪恶的象征。我的父亲率领的成员有10多人,每一次在协议组织今后的活动方针时,父亲总是以一句“就按照我的意见办”,大家一致低头称是结束。这令我很吃惊, 10多人中,一定会有意见不同的人,为什么大家都绝对服从我的父亲?通过这些事,我觉得父亲的身上一定有许多优秀的东西,包括他的人格魅力。所以,父亲应该也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人。

记者:在天藤小姐的眼中,“暴力团”是一种怎样的组织?

天藤:正确地讲,暴力团是一种半武士式的任意组织。这些黑道组织根植于自己所在的地区,以从事不动产、金融业、甚至炒股票为生,守护着自己的土地,并以此保护周边的地域,防止外部势力的入侵。

记者: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一遍,你将会作何种的选择?

天藤: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过,由于这一本书的出版,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只知道黑道世界的我,开始知道别的世界的精彩与无奈。对于过去的人生,我没有后悔。对于纹身,我也看作是属于自己的一种宝贝。在今后的生活中,我会静心于写作事业,争取有更多的作品提供给读者。

记者:对于中国的年轻人,你有什么样的寄语?

天藤:我的嫂子是中国人,她十分的可爱,也很纯朴,是一个很顾家的人。我也有许多的中国朋友,大家都很有家庭观念,很爱自己的家。所以说,如果要我对中国的年轻人说一句寄语的话,倒不如我想告诉日本的年轻人,多学学中国年轻人爱家顾家的美德。

本文由88bifa必发唯一官网发布于bifa777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一个人差了一些儿少女到著名女作家的悠久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