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性所欲的点子,卢清插图艺术

卢清又出了他的第五本画册——一本插图艺术的作品集。插图艺术是用图绘形式去诠释文学作品内容,这其中的诠释不仅仅是一种媒介的替换,更是一种形式生命、审美样式、精神层面的更新。 然而,诚如古人所示:存形莫善于画。状物摹形,定义所见之物则视觉艺术之长。而形象思维则使绘画语言和文学语言进行互换成为可能,许多现实主义插图作品正是以原著所提供的对象如实再现,“如镜取形,如灯取影”般地传达文学作品的物象人情。这种直接性的转换同样能显示出独立的艺术价值,关键在于这种转换后的样式在新的审美范畴内能否达到一种新的高度,在绘画本体意义上是否获得一种价值。我国古典小说中的插图以及绣像样式都提供了很成功的范例。 当然,《卢清插图艺术》一书中的作品显然是不属这个范畴的,卢清的作品更多的是以省略或烦琐、倒置或合并、退行、重复、并列等仿佛文学句法上的移置来达到一种隐喻的象征性,他无意于具体场景的再现性刻画,无意于一种文学对事物的描写性及描述性,他强调个人感知和体悟文学作品后的“他者意义”,更注重使读者对插图艺术的欣赏成为一种心灵对心灵的叠合,他努力使插图不仅仅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语言实体,更是一个意向性客体,在它的新的形式结构中,留下了插图作者意识的象征性符号。 艾略特在《但丁》一文中把感受寓意的方式称为“视觉的想像”,他正是针对象征传达的特殊性而言的,艺术中的象征与其象征的意义之间并不存在着固定的、唯一的组合关系,每一象征物都可能有多种意义指向。置于艺术作品中的象征一方面由于其多义性、不确定性而带来理解和释义的困惑。另一方面也增添了象征物象的审美魅力的咀嚼不尽的意味。更重要的还是它昭示了一条规律,即由象征的多义和歧义使象征的传达不是表达意义,而是通过表达意义来传达感受。因此,我们在《卢清插图艺术》一书中的作品,并不能像写实作品那样感受到一种时间、场景、人物与文学作品的严谨对应,而更多的是在“视觉的想象”的整合性把握中,唤起读者的某种类似的情感体验。 插图艺术的成功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它的形式,无论写实的再现还是象征性的表现,都可能在同一品位上获得价值的判断。除了在各自形式表现价值的获得外,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的交流与显现。形式生命是导致意识生命的关键,但是仅仅满足形式生命是不行的,因为形式通过阐释不断显示出它的精神痕迹,没有意识的形式就没有形式,形式的意义体现在所呈现的整体意识的意义。那么这种相互间的诠释与替换除了形式样式的更迭外,更是取决两种样式主体转换的中介——插图艺术家在阅读中的“主体性”。在文学的形式结构和语词后面,存在着一种空框形的思想,唯有“精神心灵”的阅读,主客体之间才会建立一种真正的相互联系的关系,使阅读和作品间变成一种精神之流而流入作者凝固在文本中的思想,同时画家的转换亦成为某种思想和感觉方式的无限延续,精神之流方能在两种不同的样式间成为一种充满生机制的过渡。在这种叠加、冲撞、对话、感应或汰变的体验中,融合了两个体验主体才能在各自对非本质的剥离中达到一种同位的对话,而这种精神的对话则决定了诠释的高度,唯有此才可能产生象《卢清插图艺术》自序中所说的:像毕加索、马蒂斯、诺尔曼•罗克威尔、尤根•卡宁等世界名家的插图作品。

我认识卢清已经20多年了,可以说,卢清是我“很老很旧”的朋友。当年,在得贵巷的老出版社大院,位于东南角的海峡文艺出版社小楼,我常去拜访卢清和一群编辑。特别是四编室,施群、茅林立、阮旭和长辫子的吴珊珊等后来都成了我的好朋友。那时,卢清是海峡文艺出版社的美编。那幢上了年纪的有木楼梯的三层灰色楼房,至今印象很深。

我认识卢清已经20多年了,可以说,卢清是我“很老很旧”的朋友。当年,在得贵巷的老出版社大院,位于东南角的海峡文艺出版社小楼,我常去拜访卢清和一群编辑。特别是四编室,施群、茅林立、阮旭和长辫子的吴珊珊等后来都成了我的好朋友。那时,卢清是海峡文艺出版社的美编。那幢上了年纪的有木楼梯的三层灰色楼房,至今印象很深。

88bifa必发,画家.美术评论家---胡声平

很久以来,我一直都想为卢清写一篇评论,但一直没有动笔。我以为,卢清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人。非常勤奋的人可以分为两种:一是那种很努力,将头埋于故纸堆中,笨鸟先飞的人;另一种则是像卢清那样的人,勤奋,但却很机敏,目标明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时候放手,什么时候收手。

很久以来,我一直都想为卢清写一篇评论,但一直没有动笔。我以为,卢清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人。非常勤奋的人可以分为两种:一是那种很努力,将头埋于故纸堆中,笨鸟先飞的人;另一种则是像卢清那样的人,勤奋,但却很机敏,目标明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时候放手,什么时候收手。

卢清出道很早,在福建美术界,他始终非常活跃。早在1985年,他还就读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期间,就组织了当时福建省颇有规模的一次现代艺术展——“绿草地”画展。“绿草地”画展颇像福建版的“星星画展”,由于其前卫的身份引起观众的注目。1988年, 卢清参与了由福建青年杂志社组织的“台湾海峡两岸行”大型写生活动,这项活动当时影响很大,是全国打“海峡”牌的较早的一项活动。

卢清出道很早,在福建美术界,他始终非常活跃。早在1985年, 他还就读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期间,就组织了当时福建省颇有规模的一次现代艺术展——“绿草地”画展。“绿草地”画展颇像福建版的“星星画展”,由于其前卫的身份引起观众的注目。1988年, 卢清参与了由福建青年杂志社组织的“台湾海峡两岸行”大型写生活动,这项活动当时影响很大,是全国打“海峡”牌的较早的一项活动。活动历时一个月,一群年轻的画家一路走,一路画,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参加“台湾海峡两岸行”回来后,年底卢清在福建省外贸中心展览厅举办了《卢清现代剪纸艺术展》,该展由范迪安主持,引起美术界同行极大兴趣。他还赴杭州参加由西德、中国、瑞典、荷兰青年画家联合组织举办的“杭州8•8国际交流展”。1990年, 卢清在福州成功地举办了第二次个人作品展。这些艺术活动足以证明卢清是一个创作思想极其活跃的青年画家。

活动历时一个月,一群年轻的画家一路走,一路画,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参加“台湾海峡两岸行”回来后,年底卢清在福建省外贸中心展览厅举办了《卢清现代剪纸艺术展》,该展由范迪安主持,引起美术界同行极大兴趣。他还赴杭州参加由西德、中国、瑞典、荷兰青年画家联合组织举办的“杭州8·8国际交流展”。1990年, 卢清在福州成功地举办了第二次个人作品展。这些艺术活动足以证明卢清是一个创作思想极其活跃的青年画家。

在我看来,卢清的艺术是一种从心所欲的艺术。艺术能够达到从心所欲,是一种境界。从心,是从自我之心,由自我出发,而不是从他人之心。从心所欲,是一种自由的境界,这其中有一个驾驭度的问题。从心所欲是看你是否按照心的驱使去创作,有些人虽然从心所欲,但这个欲,不是艺术的自由度,而是欲望。名利这个东西,我们不能回避它,每个人都是需要的,特别对艺术家而言。但当你构思一件作品的时候,如果总是从欲望出发,而不是从心灵的自由出发,那么,你便不会出好作品。因为当欲望充斥了你的内心,你的作品肯定不会有高度。在卢清的作品中,总是葆有一种纯净的东西,这种东西更重视对内心静观的认知和体验,它是对内心自由度的追求,而不是从欲望出发。因此,卢清的作品既很现代,善于用现代的眼光审视当下世界,又能在优美的意境中力图呈现心灵的图景和东方的情怀,构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叙述方式。我曾在卢清的《意象》一书中这样写道:“卢清的作品冷艳而不轻佻,夸张而不出轨,随意而不混乱,情色而不色情,大胆而不无节制”,这正是卢清作品从心所欲而达到的高度。

在我看来,卢清的艺术是一种从心所欲的艺术。艺术能够达到从心所欲,是一种境界。从心,是从自我之心,由自我出发,而不是从他人之心。从心所欲,是一种自由的境界,这其中有一个驾驭度的问题。从心所欲是看你是否按照心的驱使去创作,有些人虽然从心所欲,但这个欲,不是艺术的自由度,而是欲望。名利这个东西,我们不能回避它,每个人都是需要的,特别对艺术家而言。但当你构思一件作品的时候,如果总是从欲望出发,而不是从心灵的自由出发,那么,你便不会出好作品。因为当欲望充斥了你的内心,你的作品肯定不会有高度。

在我看来,卢清的创作经历了整整三十年的探索,最终完成了自我的凤凰涅槃,从最初的自我的情绪表现走到今日的抽象的符号集合和理念诉求,对艺术家个人而言,这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但却是一个生命的升华过程,艺术获得长久价值的过程。

在卢清的作品中,总是葆有一种纯净的东西,这种东西更重视对内心静观的认知和体验,它是对内心自由度的追求,而不是从欲望出发。因此,卢清的作品既很现代,善于用现代的眼光审视当下世界,又能在优美的意境中力图呈现心灵的图景和东方的情怀,构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叙述方式。我曾在卢清的《意象》一书中这样写道:“卢清的作品冷艳而不轻佻,夸张而不出轨,随意而不混乱,情色而不色情,大胆而不无节制”,这正是卢清作品从心所欲而达到的高度。

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卢清的创作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一是他的现代剪纸阶段;二是他的艺术插图阶段;三是他的现代艺术挂盘阶段;四是他的现代人体线描阶段。

在我看来,卢清的创作经历了整整三十年的探索,最终完成了自我的凤凰涅槃,从最初的自我的情绪表现走到今日的抽象的符号集合和理念诉求,对艺术家个人而言,这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但却是一个生命的升华过程,艺术获得长久价值的过程。

现代剪纸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的探索和发现的实验精神,现代剪纸又是一门实验性的艺术。剪纸在当代的概念是一种表现力很强的艺术构成。在选择材料和处理材料的过程中,艺术家的兴味既在于对材料价值的发现与认可,又在于构成情感倾向的意蕴。卢清的现代剪纸从民间剪纸中汲取了大量营养,但又与民间剪纸拉开了距离。例如,他巧妙地用手撕纸,用现代艺术观念加以诠释传统的意象观念并将其运用在基础造形中便是一种创造。“意象”这个概念是中国古典美学范畴里的一个学术术语,它被广泛地使用在对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批评之中。意象境界的精神本质,就是人对自然的一种态度;反映在艺术创作方式上,它是一种创作思想和创作方法。在艺术的表现方法上,意象就如同介于具象与抽象的一座桥梁,意象给艺术家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表现空间。在卢清的现代剪纸中,对意象进行了恰到好处的变形,这种变形看似有悖常理,却又总是可以被我们接纳。这种意象性解构造型,在我国古代汉像石和民间剪纸中常能见到,在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的作品中也常能见到。卢清的现代剪纸,常透着立体主义解构的影子,它更是意象造形的创作理念在其现代剪纸上的反应。塞尚曾说过,艺术不是客观物象的简单的再现,而是在客观物象中按严密的秩序,然后重新构成画面,从而创造出新的“客观物象”。所以,卢清的现代剪纸的意象造形既保留了现代剪纸创作的意象性和纸性特性,又能从整体入眼,大处着手,不拘泥于事物的琐碎细末,特别强调对物象轮廓的影像塑造,抓住物象最富有动态情感的形。这是卢清现代剪纸意象造型的最大特色所在。

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卢清的创作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一是他的现代剪纸阶段;二是他的艺术插图阶段;三是他的现代艺术挂盘阶段;四是他的现代人体线描阶段。

艺术插图是卢清最擅长的。卢清曾经担任多种杂志的美编,这使他有机会创作大量插图,也使他的与众不同的个人化的插图艺术得到了最大的发挥。众所周知,视觉文化已成为当代文化的主流形态,对人们耳濡目染,影响深刻而持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视觉文化的角度去阅读,可以看出人们的阅读行为在发生转向:由基于印刷文本的阅读逐渐转变为基于视觉图像的解读,由此引发阅读对象、阅读方式、阅读性质以及阅读心理和功能价值等多方面的重大嬗变。而插图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越突出。其实,插图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美学性产物,和诗歌、舞蹈等艺术形式一样,是反映人的内心情感的一种表现形式。例如,几米就认为应让插图成为另一种清新舒洁的文学语言。在几米的作品里,总是营造出流畅诗意的画面,散发出深情迷人的风采。几米的故事引领着每一位欣赏他作品的人看到并相信世界上的美与善,同时也反映了现代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因此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故事中找到一个映照和寄托,或许这就是几米作品的迷人之处。卢清的插图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它的简约性。从他的大量插图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绘画天赋、独立思想、丰富创意和娴熟的造型技巧。我以为,艺术家之所以为艺术家,就在于面对繁复杂乱的自然形态有一种删繁就简的能力。现代插图的创作过程其实也是形态语言的简化过程。卢清的插图没有程式化的东西,也不拘泥于写实,他擅长以简洁娴熟的黑白画来达到他特有的动势传情和画面构成。卢清的插图总是充满了夸张变形,但分寸拿捏得当,无怪诞杂乱之弊。正因为卢清持之以恒的努力,他的作品频频获奖。1991年,他的作品“一夜歌星” 获福建省插图艺术一等奖;1995年,他的作品《囚犯》获华东地区装帧设计插图艺术一等奖,《金瓯缺》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东方文学史》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红楼梦》入选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1996年,他的作品《摇滚歌手》获福建第六届装帧插图艺术一等奖,《担忧》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1998年 ,他的插图作品《囚犯》获华东地区装帧设计艺术一等奖 ;1999年 ,他的 作品《芳草地》获福建第七届书刊插图优秀奖,《第二职业》获福建第七届书刊插图优秀奖 ;2000年,他的作品 《中国结》获第五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 《世界珍闻大观》获第五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

现代剪纸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的探索和发现的实验精神,现代剪纸又是一门实验性的艺术。剪纸在当代的概念是一种表现力很强的艺术构成。在选择材料和处理材料的过程中,艺术家的兴味既在于对材料价值的发现与认可,又在于构成情感倾向的意蕴。卢清的现代剪纸从民间剪纸中汲取了大量营养,但又与民间剪纸拉开了距离。例如,他巧妙地用手撕纸,用现代艺术观念加以诠释传统的意象观念并将其运用在基础造形中便是一种创造。

卢清曾出版过一本画册《卢清现代挂盘艺术》,挂盘艺术是卢清的一种探索和尝试。对艺术而言,当形式的创新不再作为目的的时候,改变交流方法与传播方式就变为艺术推进的可能性之一。形式不再是一种绝对的权利美学,虽然它需要在交流中携带美学;形式不再是态度的结果,而是态度本身就是一种形式。对艺术,卢清总是充满了热情,并且将这种热情转化为行动。对挂盘艺术的尝试和探索就是卢清的可能性的艺术态度的表达方式之一。夸张和变形是卢清现代挂盘艺术的最大特征,也是卢清现代挂盘艺术常用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夸张与变形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艺术手法,在卢清的现代挂盘艺术创作中,他不仅传递自然形态中客观物象对你产生的某种感受,他还同时借用某种表现手法去强化你的这种主观感受,从而使你的情感得到宣泄。

“意象”这个概念是中国古典美学范畴里的一个学术术语,它被广泛地使用在对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批评之中。意象境界的精神本质,就是人对自然的一种态度;反映在艺术创作方式上,它是一种创作思想和创作方法。在艺术的表现方法上,意象就如同介于具象与抽象的一座桥梁,意象给艺术家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表现空间。

最后我想说的是卢清的人体线描艺术。我一直以为,卢清的人体线描是卢清近期艺术的可能性的突破之一。他的线描作品具有震撼的力量,而且颇堪玩味。卢清的线描作品多以女性身体为主要符号,他笔下的女性丰腴饱满,可画面中女性的脸要么被省略,要么被某种意象掩去或替代,只留下最具女性特征的身体器官,画面中异常突出的女性躯体和一种内敛的神秘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翻开他的线描作品集《意象》,你会有一种波涛汹涌的感觉,那些由线碰撞出来的女性身体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更有第一次所未曾触及到的独特感受。任何一件作品都脱不开作者的个性,纵观卢清的线描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每一件作品的生成过程,都是一个始终尊重自我和内心的感觉,依照自我心理的流向发展形式的过程。他对女性人体是熟悉的,正是这种熟悉,使他总是能够捕捉异样,放大偶然,将个体生命中的偶然异样,变成洞察生命存在的某一侧面的契机。他对画面中模糊而生涩的触觉力量的渲染,那种回避惊心动魄之后的平静,那种令观者似懂非懂,似曾相识的暧昧感,都让人浮想联翩。从卢清的线描画可以感触到他骨子里对自己的“放纵”,画面细腻而敏感,没有按照所谓流行的图式去“拷贝”,而是以对绘画本身的敬仰和内心的感受出发,完成自我的创作。那些旖旎的线条是他的“造梦空间”,他从心所欲,为自己的感觉和思想脱下所有不必要的伪装,赤裸上阵。只有身心与艺术融为一体的人,只有不安于某一种形式,不固守某一类风格的人,方能在自己的笔下,呈现如此多姿多彩的生命颂歌。一般意义上而言,卢清的线描只是视觉上的东西,而我却认为,卢清的线描是用一种视觉的表现方式达到感官和内心的双重震撼。

在卢清的现代剪纸中,对意象进行了恰到好处的变形,这种变形看似有悖常理,却又总是可以被我们接纳。这种意象性解构造型,在我国古代汉像石和民间剪纸中常能见到,在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的作品中也常能见到。卢清的现代剪纸,常透着立体主义解构的影子,它更是意象造形的创作理念在其现代剪纸上的反应。

艺术家的成长之路从来都不是单一的线条,而是一个精神世界不断成长、不断丰富的过程,是内心不断强大、优胜劣汰的过程。对卢清而言,从心所欲意味着旧的在消解,新的在建构,意味着华丽的转身,灿烂的蜕变!

塞尚曾说过,艺术不是客观物象的简单的再现,而是在客观物象中按严密的秩序,然后重新构成画面,从而创造出新的“客观物象”。所以,卢清的现代剪纸的意象造形既保留了现代剪纸创作的意象性和纸性特性,又能从整体入眼,大处着手,不拘泥于事物的琐碎细末,特别强调对物象轮廓的影像塑造,抓住物象最富有动态情感的形。这是卢清现代剪纸意象造型的最大特色所在。

2013年10月6日于福禄坊意园

艺术插图是卢清最擅长的。卢清曾经担任多种杂志的美编,这使他有机会创作大量插图,也使他的与众不同的个人化的插图艺术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作者为著名美术评论家,福建省美协常务理事,理论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编审)

众所周知,视觉文化已成为当代文化的主流形态,对人们耳濡目染,影响深刻而持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视觉文化的角度去阅读,可以看出人们的阅读行为在发生转向:由基于印刷文本的阅读逐渐转变为基于视觉图像的解读,由此引发阅读对象、阅读方式、阅读性质以及阅读心理和功能价值等多方面的重大嬗变。而插图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越突出。

其实,插图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美学性产物,和诗歌、舞蹈等艺术形式一样,是反映人的内心情感的一种表现形式。例如,几米就认为应让插图成为另一种清新舒洁的文学语言。在几米的作品里,总是营造出流畅诗意的画面,散发出深情迷人的风采。几米的故事引领着每一位欣赏他作品的人看到并相信世界上的美与善,同时也反映了现代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因此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故事中找到一个映照和寄托,或许这就是几米作品的迷人之处。

卢清的插图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它的简约性。从他的大量插图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绘画天赋、独立思想、丰富创意和娴熟的造型技巧。我以为,艺术家之所以为艺术家,就在于面对繁复杂乱的自然形态有一种删繁就简的能力。现代插图的创作过程其实也是形态语言的简化过程。卢清的插图没有程式化的东西,也不拘泥于写实,他擅长以简洁娴熟的黑白画来达到他特有的动势传情和画面构成。卢清的插图总是充满了夸张变形,但分寸拿捏得当,无怪诞杂乱之弊。

正因为卢清持之以恒的努力,他的作品频频获奖。1991年,他的作品“一夜歌星”获福建省插图艺术一等奖;1995年,他的作品《囚犯》获华东地区装帧设计插图艺术一等奖,《金瓯缺》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东方文学史》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红楼梦》入选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展优秀奖;1996年,他的作品《摇滚歌手》获福建第六届装帧插图艺术一等奖,《担忧》获第四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1998年 ,他的插图作品《囚犯》获华东地区装帧设计艺术一等奖 ;1999年 ,他的 作品《芳草地》获福建第七届书刊插图优秀奖,《第二职业》获福建第七届书刊插图优秀奖;2000年,他的作品 《中国结》获第五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 《世界珍闻大观》获第五届中国装帧设计艺术优秀奖......

卢清曾出版过一本画册《卢清现代挂盘艺术》,挂盘艺术是卢清的一种探索和尝试。对艺术而言,当形式的创新不再作为目的的时候,改变交流方法与传播方式就变为艺术推进的可能性之一。形式不再是一种绝对的权利美学,虽然它需要在交流中携带美学;形式不再是态度的结果,而是态度本身就是一种形式。

对艺术,卢清总是充满了热情,并且将这种热情转化为行动。对挂盘艺术的尝试和探索就是卢清的可能性的艺术态度的表达方式之一。夸张和变形是卢清现代挂盘艺术的最大特征,也是卢清现代挂盘艺术常用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夸张与变形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艺术手法,在卢清的现代挂盘艺术创作中,他不仅传递自然形态中客观物象对你产生的某种感受,他还同时借用某种表现手法去强化你的这种主观感受,从而使你的情感得到宣泄。

最后我想说的是卢清的人体线描艺术。我一直以为,卢清的人体线描是卢清近期艺术的可能性的突破之一。他的线描作品具有震撼的力量,而且颇堪玩味。卢清的线描作品多以女性身体为主要符号,他笔下的女性丰腴饱满,可画面中女性的脸要么被省略,要么被某种意象掩去或替代,只留下最具女性特征的身体器官,画面中异常突出的女性躯体和一种内敛的神秘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翻开他的线描作品集《意象》,你会有一种波涛汹涌的感觉,那些由线碰撞出来的女性身体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更有第一次所未曾触及到的独特感受。任何一件作品都脱不开作者的个性,纵观卢清的线描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每一件作品的生成过程,都是一个始终尊重自我和内心的感觉,依照自我心理的流向发展形式的过程。他对女性人体是熟悉的,正是这种熟悉,使他总是能够捕捉异样,放大偶然,将个体生命中的偶然异样,变成洞察生命存在的某一侧面的契机。

他对画面中模糊而生涩的触觉力量的渲染,那种回避惊心动魄之后的平静,那种令观者似懂非懂,似曾相识的暧昧感,都让人浮想联翩。

从卢清的线描画可以感触到他骨子里对自己的“放纵”,画面细腻而敏感,没有按照所谓流行的图式去“拷贝”,而是以对绘画本身的敬仰和内心的感受出发,完成自我的创作。那些旖旎的线条是他的“造梦空间”,他从心所欲,为自己的感觉和思想脱下所有不必要的伪装,赤裸上阵。只有身心与艺术融为一体的人,只有不安于某一种形式,不固守某一类风格的人,方能在自己的笔下,呈现如此多姿多彩的生命颂歌。一般意义上而言,卢清的线描只是视觉上的东西,而我却认为,卢清的线描是用一种视觉的表现方式达到感官和内心的双重震撼。

艺术家的成长之路从来都不是单一的线条,而是一个精神世界不断成长、不断丰富的过程,是内心不断强大、优胜劣汰的过程。对卢清而言,从心所欲意味着旧的在消解,新的在建构,意味着华丽的转身,灿烂的蜕变!

【2013年10月6日于福禄坊意园】

林公翔简介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编审

本文由88bifa必发唯一官网发布于88bifa必发,转载请注明出处:随性所欲的点子,卢清插图艺术